祝你歲月無波瀾,敬我餘生不悲歡

剛畢業那會老班對我講,‘默默,我們以前玩的特別好的,怎麼現在都一個個的變成了點贊之交。’

他接著又說,‘前段時間,我看到柚子結婚了。可我既然一點風聲都沒收到。那可是我大學了最好的哥們呀!’

我回了一句,‘那豈不正好,省得你隨份子。’

‘不不不,默默,隨份子次要,我是在想,我沒有做過什麼令他討厭到,把結婚這麼大的事都不告訴我吧。我現在開始懷疑人生了。’

我一時語塞,放下了手裡的遊戲。望著他。

老班,和我從2008年就認識了。這貨除了長的醜。平時對人還是特豪氣大方的。記得有一次,大冬天,特冷,我生日,這貨,大老遠的給我買了一個超級大的巧克力做的生日蛋糕。

然後,還組織了一群狐朋狗友給我慶生,那年,我20歲。真的。超感動。我也不知道這貨是在哪聽到,我不吃奶油的。

‘你丫,別瞎想了,他結婚就結婚吧,大不了,下次。咱們再去參加。’

果不其然,這貨立馬就樂起來。

‘下次?你就不能盼人點好嗎?’

‘不好嗎?等我們國家以後開放一夫多妻了,你還愁參加婚禮嗎。我給你講,到時候,你可要把份子錢備足哦!’

‘要真到哪時候,我也只娶喵琪一個。’

喵琪是老班從高中就開始喜歡的姑娘。不知道為什麼,這貨喜歡的姑娘,比跑馬拉松都難追。可這貨,就是追了3年多。

老班曾經有一段時間特別沮喪。

他知道自己不帥。然後就努力發揮自己勤勞用心的一面。

可當時青春年少的我們就喜歡看臉。

我都換了三任女朋友了,他還在那跑馬拉松,有時候,我真的覺得他挺志向遠大的。(癩蛤蟆想吃天鵝肉)

可做為好哥們,好兄弟,我甚至都為他寫過戀愛攻略。可還是失敗。

高三那年,備考壓力緊張。可不巧喵琪把腿摔骨折了,據說是騎單車被撞了。這下,可有的老班忙了。每天按時去女生宿舍樓下接喵琪,後來時間久了,宿管大媽居然都放他進去接送喵琪。

我們當時一群好哥們就問他,‘喂,女生宿舍都什麼樣呀。’

後來。

突然有一天,老班特開心的哼著小曲對我講,我戀愛了。

我問,‘誰呀。’

他笑著說,‘琪琪呀!’

‘我去,我去,我去,你真追到了。’

在高三最緊張的最後一個月,你總能看到老班拉著喵琪的手穿梭在校園的各個角落。

有一年冬天,還是我過生日,還在加班的我,突然接到了老班給我打的電話,他說,我失戀了。

‘啊!你在哪,我馬上去找你。’我說道

‘默默,你說的對,我其實不該志向遠大,癩蛤蟆想吃天鵝肉。默默,我累了,我想去歇歇,我現在在車上,等我想好了,我就回來。’

‘喂!……’

沒等我說完,電話就掛了。

後來,大龍對說,喵琪畢業後去了一家風投公司。被老闆看上了,就做了小三。

老班知道後,就和喵琪吵了一架。喵琪拉著行李就走了。第二天,喵琪就被老闆的夫人給當街扒了衣服,老班氣不過,把公司給砸了,後來,喵琪還是跟老闆走了。老班賠了錢,就離開了。

有一次出差,我見到了喵琪,一改往日的清秀。濃妝豔抹。她吐了一口煙說,默默,還在寫字嗎。

對呀,我這個人,還是喜歡用文字抒發情感。

默默。可能你們都選的對。只有我,一步錯步步錯。塵埃谷底一朵花。終不見天日。

短暫的聊天之後,我不得不匆匆離開。

喵琪後來在微信裡跟我講,我這輩子最快樂的時光就是遇見老班的日子。

老班後來也對我講,我這輩子再也沒有像對喵琪那麼用心愛過一個人了。

老班後來結婚了,我沒有參加,他跟我講,默默,我想要的是喵琪,我想娶的也是喵琪,可後來我才發現,有些人這輩子只能活在心裡。我這輩,還是沒有跑完這場馬拉松。


我是蟬默,第一次來簡書,如果大家喜歡我的作品,可以關注我。謝謝~

Comments

comments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