謝謝你,喜歡我

01

這座城市被一條河一分為二,西邊是新興開發區,眾多年輕人在那裡工作打拼,娛樂消遣。而東邊則是一片老城區,人群以小孩和老人為主,保留了陳舊的建築,以及河岸邊上那一排的老槐樹。

在老城區的巷口有一家木雕店鋪,外面總是擺著一些手工的木雕工藝品,卻鮮有人光顧。

經營這家店鋪人就是我,鄰里都叫我阿志,這店鋪是由父親開張的,一直經營至今。 我自幼跟隨父親學習木雕,喜歡將一塊一塊的木頭,在經過我的手中雕刻後,變得有生命。

如今我已四十過半,離婚後就一直獨居,一直陪伴我的僅是這些自己雕刻出來的小玩意,她們是一個個小女孩的模樣,哦,真的是太過迷人了。

我最期待的時光,就是在每天上學和放學時段坐在店鋪門口看一群學生,準確地說是女學生,她們走過我的店鋪,歡聲笑語,曼妙多姿,就像一張從未弄皺的白紙。

而最吸引我的是一位住在離我兩個巷口遠的名叫小希的女孩,她很乖,放學後就會獨自一個人早早的回家。

此刻她就在離我不到一米的距離,面板白皙,長長卷卷的頭髮上和往常一樣喜歡戴一個粉色的小熊髮夾,白色星點整潔的T恤,粉色純色的短裙,背一個小小的藍色書包。她的眼睛圓溜溜的,似一灣深泉,卻怎麼也無法穿透,直抵眼底。

從見到她那天起,我就知道她就是我一直找尋的身影,我就渴望她是屬於我的,但是我恐怕永遠也無法擁有她。 她是一個如此性感的女孩,她有自己的家人,有自己的故事,她今後會有一個美麗的人生。

她不會屬於我,也根本不該屬於我。可是我是多麼愛戀她,喜歡她的一切。我只能在夜裡一遍一遍回憶她的臉龐,在木頭上一次一次地刻上她的名字,在她經過店鋪的那十五秒靜靜地看著她,她在對面槐樹下跳躍時遠遠地望著她,我只能這麼做,也應該這樣做。

02

打小我就和奶奶一起生活,爸爸和媽媽已經好久未見面了,有時我竟連他們的模樣都有些模糊了,在我身邊的只有一張他們倆戀愛時拍的一張冰冷的照片,以及他們回家帶回來的進口洋娃娃。

就連電話也是匆匆說幾句就掛了,恐怕電話裡“嘟嘟嘟……”的時間都會比他們講的話長些,他們最常說的話就是,“小希,乖,等我們忙完就會回來看你。”

我想說,我不乖,我想隻身一人出門找你們。讓我也可以和其他孩子一樣可以享受爸爸的擁抱,一樣可以向媽媽撒嬌。

有時候時間是一個好東西,它會讓一個人變得習慣,不再反抗。而我也逐漸習慣了一人和洋娃娃說話,習慣了奶奶的叮嚀與陪伴。

在離我家兩個巷口遠的地方有一間木雕店鋪,店鋪外面時常擺放著一些木雕作品,真好看,這位大叔真的是很能幹,能雕刻出這麼精緻的作品。

守著這家店的大叔總是一人靜靜的看著遠方,似乎有永遠也解不開的困惑。每次放學回家都會經過他,他一直坐在一張椅子上,好像這個時刻在等待著誰。我想或許在某一天,我們可以互相訴說彼此的故事。

我早熟,生性孤僻,不喜與人交流,不喜和隔壁的孩子玩跳格子,因此我總是獨自一人上學。今日我依舊一人走在上學的路上,越過兩條小巷,就是大叔的店鋪,大叔今日也如往常一樣坐在店鋪門口,痴痴地望著某處。

綠燈亮起,我踏上了斑馬線,就在我走到馬路的正中間時,背後突然出現了一股未知的力量,推了我一把,我可以準確地感知到這是一隻很大的手掌,力量很大,我退了好幾步。

回過頭來,卻看到一輛失控的大貨車把大叔碾在了車輪下,大叔看著我,這次我看他的眼神不同往日的那般憂鬱,而是一種釋然。

03

黃昏下,太陽的光輝一點一點消失在地平線上,行色匆匆的人群,疾馳而過的車流,嘈雜的叫賣聲,撥響破木吉他的文青,低頭前行的流浪狗,翻著垃圾桶的流浪漢,巷口爭吵的情侶,倚著柺杖站在門口張望的老人,在街角把玩具摔壞的孩子哇哇哭泣,拿著簡歷的年輕小姑娘在路口等待這公交。淪陷,迷惘。

女孩來到阿志的木雕店鋪,看著這些工藝品,想象著阿志雕刻他們時的模樣。偶然間看到在櫃子的底層有一個木雕,與其他木雕不同。女孩眉頭一皺,心生疑惑,因為這個木雕很像自己,長長卷卷的頭髮上有一個大熊髮夾,大大的眼睛,揹著一個小小的書包。

女孩雙眼一轉,然後看著它就笑了,並把它帶回了家,每日都帶著它。一天女孩上著手工課,她拿出木雕,在背面一筆一劃地刻了六個字“謝謝你喜歡我”。

Comments

comments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