做實力派,不做裝備派

金庸小說天龍八部中的王語嫣痴戀表哥慕容復,因為表哥喜愛武功,為了討表哥歡心而研讀了各路各式的武功祕笈,在許多場合上曾看破各大高手的武功來路,喬峰、司馬林、姚伯當、褚保昆一出手,她就能說出對方所用的招式。在對陣中,她還能臨陣指點,每一招都說得恰到好處。可惜她本人不是武林高手,只是一位武術理論家。原因是她是裝備派,非實力派。

教育學家認為:學習者必須積極主動在目標的指引下、在豐富的現實情境中進行探索和檢驗,升級或建構新的知識體系。這才是最有效的學習模式。僅僅只有“傳遞-接收”的過程,僅僅是讓大腦這個硬碟多了些記憶體,可能還是沒用的記憶體。斯坦福大學教授琳達.哈蒙德(Lina Hammond)就是“基於探究的學習”(inquiry-based learning)的積極倡導者。

我們學了好多的知識,可能是自己感興趣的,可能是當前的熱點,可能是某天用的上的……在學習的過程中,常常扮演了“吸收者”或“搬運者”的角色,把知識經過消化儲存在大腦這個硬碟上了。也許都沒有認真思考:我是僅僅增加了掌握新知識的滿足感?還是這個知識可以為我所用,指導實踐,糅合到舊的知識體系中,在頭腦中升級或構建成新的知識體系?

不要做裝備派,要做裝備精良的實力派。也就是說收集知識,叫裝備派。瞭解知識,並將我們要將學的放到實際中去檢驗和總結,升級構建成知識體系,才是實力派。要成為實力派,在我們需要學習到新的知識、工具和方法的時候,應該遵循如下步驟:

1. 當前這個知識,是我已經瞭解了的那些知識?還是學到了新的知識?

2. 這些是對我原來知識的補充還是挑戰?

3. 這些知識,在現實工作生活中,哪些場景我可以進行探索,檢驗和總結?

4. 短時間內無法進行檢驗,獲得探索反饋的,是否值得我長期去探索呢?

舉個例子,在之前的文章,我介紹過SMART原則,有同學就說:我get到了,就是S(具體)-M(可衡量)-A(可達到)-R(相關)-T(有時限)之後就結束了。如果到此為止,沒有然後,就是隻做到了第1步。這個知識就是你的裝備,無法為你的實力加分。

要想讓它成為你的實力的一部分,而後應該繼續進行第2步,思考:這個工具是對我之前學到的方法的補充還是挑戰吖?

如果是補充,就接著思考第3步,我在什麼場景下可以去檢驗,好用不好用?

具體是:之前我沒有聽說過SMART原則,這是對我現有知識的很好的補充(第2步)。我做團隊成員績效管理的時候,我試試看,它好用不好用(第3步)。除了績效管理,個人的計劃制定,我也可以試試這個工具。還可以用於其他方面嗎?(第4步)。

如果是挑戰,要思考在哪些方面是衝突的,什麼原因導致了這種衝突?這是第2步。而後再帶著第2步的疑問,到第3步去檢驗和總結。再是第4步。我還有進一步的疑問嗎?還需要進一步學習更多嗎?還可以運用更廣泛嗎?

具體是:這個SMART原則和360度考評,MBO,OKR矛盾衝突嗎?如果矛盾,哪些方面存在衝突?如果不矛盾,差異在哪些方面?在現實中檢驗,總結和延伸。

從第1步走到第4步,學習,思考,在現實中檢驗,總結,而後拓展,我們就能成為有實力的“獵手”,面對現實問題,我們知道從大腦中調取哪一個裝備,而不讓知識僅僅只佔用著大腦的記憶體容量。實力派都是擅長做裝備的構築、更新和拓展。

久而久之,細小如同沙礫的知識、思想、經驗和方法就能串聯成一串光澤的珍珠。越用越精,越精越強。

-End-

Comments

comments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